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国成都 · 国家统计局 · 国务院信息

> 当前位置:调查报告

    改革开放四十年 农村天地大变化

    www.cddc.chengdu.gov.cn  2018-09-17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打印本稿〖推荐〗

    题记:2018年正值全国改革开放40周年,自1978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巨大,从一个较为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占据全国人口70%以上的农村群体从解放初期的吃不饱、穿不暖到如今的全面迈向小康社会,更有7亿多的人口相继脱离贫困,可以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劲吹下,全国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值得浓墨重彩。2018年党的十九大适时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为新时代农村工作指明了方向,尔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关于加强调查研究提高调查研究实效的通知》,四川省委迅速掀起“大学习、大讨论、大调研”专题活动,据此来推进党的精神在川的落地落实。基于此,我们选取成都市双流区白果村作为研究对象,通过驻村访问和实地调研,从统计视角,对“三农”发展变化进行解剖解读,以客观反映改革开放以来“三农”工作取得的巨大成果和成功经验,为实现“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借鉴。

    一、变化

    白果村因村里有一棵百年银杏而得名,是双流区永安镇一个具有典型代表性的村庄。该村距成都市区25公里,距双流城区19公里,距天府新区华阳城区15公里,东临锦江,南接黄龙溪古镇,依山傍水,气候温和,雨量充沛,耕地属灰黑色冲积土壤,土壤肥沃,非常适宜农业生产。改革开放前,这里和全国大多数农村一样,农民作为集体经济的一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土地上辛勤劳作,按劳分配,靠天吃饭,但是受当时生产力较为落后以及自然灾害等的影响,当地农民时常面临食不果腹,衣不御寒的局面。改革开放后,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

    (一)食:从果腹吃饱到健康营养。

    民以食为天,在改革开放前由于受生产力水平限制,农民们农忙吃干(饭),农闲吃稀(饭),饭不够的话,就青菜、萝卜、红苕来凑,饮食结构简单粗糙,遇到家庭成员多而劳动力不足的家庭,分粮较少,年年青黄不接,饿肚子成为常态,有的甚至吃糠果腹,吃肉更成为奢望。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以后,人们的生产积极性极大提高,粮食产量稳步增长。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双流水稻单产561.7公斤/亩,小麦单产326.8公斤/亩,玉米单产389.1公斤/亩,比1949年分别提高了2.74、4.36、6.28倍;比1978年分别提高了1.6、1.52、1.65倍。随着粮食作物产量的不断提高,农民逐渐户户有余粮、家家养畜禽,不但吃的饱,而且吃的好,饮食结构从果腹吃饱转为营养健康。2017年,双流区人均肉类消费达到38.95公斤/年,相当于日均二两肉,而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农村,只有在特殊的日子比如农忙季节或者过年时候才能吃上几顿肉,平日里多数是荤腥难沾。

    (二)衣:从穿暖到穿出时尚个性。

    改革开放初期,白果村村民穿着以自纺棉线编织的“家机布”衣物为主,功能仅限于保暖,然而因条件所限,这一功能也常常是不能够满足的。据村里老干部苏异林回忆,那时候的他们甚至没有一套可供换洗的衣物,在冬天,如果衣物脏了,要用炭火连夜烤干第二天才有可穿的,以至于当时的衣服上常常留有一片片因为炙烤过甚而留下的焦黄色。不仅是大人,那时候的小孩子在冬天也是要挨冻的,八十年代初期前出生的人都记忆深刻,那时候能有一双自己的手套或者一条自己的围巾,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什么带毛绒的鞋子就别想了,能有双颜色一致,没有破洞的袜子就不错了,因为衣物较少,冻疮也就成了那一代人最深刻的记忆。再后来好一点就是八十年代中期的样子,当时最时兴的是扯上几匹叫做“的确良”的布,请村里的裁缝量身做件衣裳,挺整齐还耐磨。“穿不暖”的情况到九十年代就基本改观了,农村物资开始丰富起来,农民手中也有些闲钱了,一般过年都会置办些新衣裳,也基本不用穿补丁衣服了。时至今日,随着农民收入的提高,在衣物上的支出也逐步增长,衣着的功能不断增强,从仅供保暖向美观时尚个性需求发展。2014年的一条新闻中,双流县“双十一”购物消费额度进入了全国县级排名前十强,而相关媒体调查结果显示,其中购买最多的都是衣服鞋子和包包。统计调查数据表明,2017年双流区居民支出中人均服装消费已经达到1655.8元/人,占消费支出的9.7%。而在改革开放初期,当地农民一家人每年能攒几百元钱的算是高收入群体了,生活开支都紧巴,更谈不上买衣服了。

    (三)住:从低矮潮湿草房到宽敞明亮新民居。

    改革开放前,当地农民多数居住在夏漏雨、冬透风、低矮潮湿的高粱杆夹壁头的草房中。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以后,随着吃饭问题的解决,渐有盈余的农民开始投钱建房改善居所,八十年代初期,当地农民逐渐将泥坯草房换成了土木结构的土砖瓦房,到了九十年代初期,一些外出务工挣了钱的村民回到家里开始修建钢筋水泥结构的多层小洋楼,此后迅速蔓延开来,几年时间,村里民房全部换成了清一色的小洋楼。到了2005年,白果村被选为全国首批新农村建设试点村之一,在政府引导下,通过风貌改造和“四改一建”,形成青砖白瓦川西风格新民居,水电气网络接入农家,村容村貌整齐划一,道路环境宽敞生态的新农村呈现眼前。绿柳轻扬、粉墙黛瓦,白果村优美的环境现已成为双黄路文化休闲旅游走廊的一大亮点。

    (四)行:从交通靠走到私车几乎家家有。

    白果村距离双流城区约50余公里,解放初期永安镇全境没有通公路,白果村村民去县城只能步行,须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搞运输的话也只能靠“肩挑背扛手推”。1966年,政府修筑了公兴到原永安乡的简易公路,白果村民首次见着了汽车这一现代交通工具,八十年代初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对交通条件要求的不断提高,又陆续修筑、改建了正红路、双黄路等八条跨乡镇道路,此时,自行车逐步普及,镇上也有了通往县城的客车,为白果村民的出行带来便捷。1996年,双流县政府实施“村村通”工程,全县基本实现了村村通柏油路,社社通碎石路。农村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升级为摩托车或者电动车,出行更加方便。2008年开始,双流以财政补贴为保障,推行公交“一元通”惠民工程,农村公交客运覆盖率达100%,至此,白果村村民的出行可以说畅通无阻,现在,从村里乘坐公共汽车到双流县城大概1个小时,早上出门办事,回家能赶上午饭。与此同时,小轿车作为出行工具进入农村家庭并迅速普及。据统计,2017年末白果村汽车保有量已经达到1080台,户均保有量0.74台,覆盖率超过7成。

    (五)文化教育:从文盲满村到随处可见大学生。

    改革开放以来,一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农村人口受教育程度明显提高,高素质人才数量大幅增长。调查表明,改革开放以前,白果村村民几乎全为文盲,现在高中以上学历人口达到35%,其中大学以上学历人口达到13%,还有一人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任教。白果村文化教育发生的巨大变化得益于各级政府对教育的高度重视和巨大投入。早在2011年,双流区就免除了高中阶段学费,率先在全省实施12年免费义务教育。统计资料显示,1978年双流区有中学57所,共有教职工人数2125人,其中专职教师数1775人;到2017年全区有中学49所,专职教师人数达5239人,是1978年的3倍。

    (六)产业发展:从以粮为主到红提增收。

    改革开放以前,白果村以种植粮食、红苕及蔬菜为主,每亩地收入不过百余元,1978年,村里有了第一台拖拉机,开始改变以往人力、畜力耕作的农业生产形式;2001年,在镇党委的推动下,该村动员部分农户种植红提葡萄,每亩产值达到4000余元,此后在多家科研院所合作下,大力发展设施栽培,推动葡萄产业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2007年,当地村民自主研发的“PVC廊架”专利技术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并辐射带动周边种植2万余亩;2007-2012年期间,与四川省资源科学研究院合作,选育出全省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品种“蜀葡1号”,并获得四川省新品种审定委员会颁发的新品种证书。随着技术的不断变革,红提葡萄产量大幅提高,品质也不断提升,农民收入倍增,2017年全村红提葡萄种植面积达到650亩,实现经济收入1930万元,仅红提产业一项带动当地农民增收4500元。当地农民2017年人均收入达到22112元,比改革开放前翻了60余倍。

    二、大事

    回顾白果村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历程,每一次村情村貌发生的巨变无不与国家农村工作政策的改革和落实紧密相连,“三农”工作始终是党中央、国务院关注的头等大事,改革活力持续释放。

    (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解放农业生产力。

    1979-1982年,全国范围内逐步推进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承包制改革了人民公社“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和“集中经营、统一分配”的经营制度,把集体土地长期承包给农户使用,农业生产变成了分户经营、自负盈亏。农民生产的产品“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极大地调动了农民“多劳多得”的积极性,明显促进了农业生产力解放,对增加农产品产量,繁荣农村经济发挥了巨大作用。一位老村民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公社时期,我们社小麦产量不足300公斤/亩,联产承包到户后,第一年我家地里小麦产量就达到了400公斤/亩”。表1显示为改革初期双流农产品生产发展状况。

    1:改革初期(1979-1984)双流农产品产量统计表(单位:吨)

     

    粮食

    油菜

    水果

    肉类

    禽蛋

    1979

    335998

    15221

    719

    16912

    2396

    1980

    344047

    18292

    1392

    17278

    2446

    1981

    330815

    18525

    1496

    17745

    2578

    1982

    399362

    22525

    1540

    20815

    2702

    1983

    412318

    23049

    2707

    20953

    2837

     

    (二)社会主义新农村发展战略焕发生机。

    2000年以来,党中央提出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发展战略,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农惠民政策和措施,在政策的春风雨露浸润下,白果村焕发勃勃生机,农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生活环境大为改观,农民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城乡一体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取得巨大成就。

    1.产业快速发展。2000年,白果村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号召和带领下,积极响应土地向规模经营转变的发展思路,村民集中种植美国红提近200亩,2003年每亩红提收入达到5000余元,带来了红提产业的大发展高峰,逐渐辐射带动周边村落,并形成了一定的产业规模,经过多年发展,目前永安镇天府红提园种植面积3500余亩,带动农户386户,形成了以绿色生态村庄为依托,将葡萄种植与农耕文化、采摘体验、休闲观光相结合的高端休闲农业生态,2016年该园萄萄产量3千余吨,产值达7千余万元,同时通过举办红提葡萄节,吸引接待游客20余万人,旅游收入2千余万元,有力的促进了农民增收。2017年,永安红提成功创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2.乡村生态宜居。2005年7月,白果村被选为全国首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试点村之一,9月27日,新农村建设正式动工,100多天后,白果村新铺设柏油路2.6公里,新建排湿沟1140米,整治1742米,新建U型渠6700米,整治塘堰2口,新建和改建沼气池57口,安装路灯48盏,新栽补植行树2.6公里。现在的白果村是一幅拥有5000亩田园农场、16万株金黄银杏以及青砖白墙川西民居的自然“油画”,是双黄路文化休闲旅游的新景点,村内有独具特色的荷塘秋色、观光马道、芦花飞雪等田园景观。

     

    (三)税费改革大力减轻农民负担。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财政实力不断增强,财政收入稳定增长的机制已经基本形成,“十五”(2000-2005)之初,我国开始了以减轻农民负担为中心,以取消“三提五统”等税外收费、改革农业税收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税费改革。2000年,双流县被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全省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县之一,全县取消收费项目179项,减少收费1123万元;降低收费标准11项,减少收费80万元。农村人口人均负担减少67元,亩均负担减少72元,减负比例达59%。2006年,国家全面取消农业税,在我国延续了2600年的“皇粮国税”从此退出历史舞台,给亿万农民带来了看得见的物质利益,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又一次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农村经济社会进一步和谐发展。2006年与1999年相比,白果村农民人均减负120元以上。

    (四)产权制度改革吃下定心丸。

    2008年,成都率先在全国范围开展土地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工作。产权制度改革以“生不添、死不减”的形式明晰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长久不变的农民权利,进一步提高了农民的发展信心和投入意愿。据调查了解,白果村在产权制度改革前,每亩设施农业投入约5000元左右,产权制度改革后,采用县财政补贴一部分,业主自筹一部分的形式,农业设施投入大幅上涨,每亩设施农业投入15000余元,相比产权制度改革前增长了三倍。

     同时,改革形成的土地所有权、土地承包权、土地经营权“三权分置”制度也让土地流转的业主吃了一颗“定心丸”,推动了家庭农场和规模经营的迅速发展,2013年之前,永安白果村仅有6家家庭农场,现在达到了40余家。

    三、人物

    所谓时势造英雄,40年来,伴随着澎湃的改革开放大潮,各路能人伫立潮头,引领风骚,白果村的陈贵彬就是其中的一员。

    (一)初下商海艰辛创业。

    陈贵彬,永安镇白果村人,如今他站在自家田园里,抚着发紫如红宝石般的串串葡萄,望着如织的游人,盘算着今年的收成:15亩葡萄收入能接近20万元,经营农家乐约有20万元收入,葡萄酒能卖10万元以上,一年下来,挣个五六十万不成问题,顷刻间,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在旁人眼中,陈贵彬是靠着运气发了财的,风华正茂的年纪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但是在笔者看来,陈贵彬的成功,固然离不开大环境的造就,更为重要的却是他自己的辛勤付出和努力。

    陈贵彬1970年出生,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二,因缴不起4.5元的学杂费,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18岁那年,他与众多村民一起,踏上了南下的打工之路。由于学历低也没有什么特长,陈贵彬并没有找到什么高大上的工作,而是最终在海南找到一份在农场饲养畜禽的简单工作,依靠任劳任怨的吃苦精神和负责任的态度,程贵斌很快取得了农场业主的信任,并逐渐将他升为农场生产方面的管理人员,工资也提到了每月100多元,这对于80年代末的农村来说,已经算得上是高收入水平了,然而陈贵彬并没有因此而满足,在海南的几年打工经历,让他看到了市场经济的力量。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做点自己的事情。1990年,陈贵彬毅然回到了老家永安镇白果村,凭借打工期间学到的养殖技术和生意经,他喂起了鸭子,同时经营鸭饲料,还做起了地瓜生意。

    随着九十年代农村副业的快速发展,陈贵彬的生意渐渐兴隆起来,他的勤劳能干让他在村子里也变得小有名气,并赢得了一位美丽又能干的姑娘的芳心,他和这位叫做游梅的姑娘于1994年结为伉俪,小两口用父母给的1200元婚礼钱,加上做生意赚的钱,在付家的晒坝盖起了小草棚,这就是他们的新房子。在外闯荡过的陈贵彬隐约感觉到,房子修在路边会有更多的商机,至于将来干啥,他也没有想过。2000年,永安镇党委、政府为发展当地农业经济,引进了一种葡萄新品种——红提葡萄,动员大家种植,陈贵彬认为,改变传统的土地利用模式,种植优质水果,是发家致富的好门路,于是第一个报了名。但是自己当时只有600元积蓄,而引苗需要2000元,他咬咬牙,找别人借了1000多元,硬把靠近公路的1.5亩地全部种上红提。

    (二)独辟蹊径渐尝甜头。

    天道酬勤,到2002年,红提葡萄开始挂果了,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挂满了藤架,看着硕果累累的果园,陈贵彬心里吃了蜜一样的甜,然而成功的路总是有些曲折。一场意外的收购风波逼着陈贵彬干成了一件大事。那年夏秋之交,红提全部熟了,按照协议前来收购红提的商家把红提分成两等,差的两元一斤,好一点的4.2元一斤。陈贵彬满以为自己的红提个大色鲜,明显比别人好,一定会卖个好价钱,但收果的人好像视而不见,硬是把他送来的大部分红提扒拉到2元一斤的那一堆,平时一贯好脾气的陈贵彬急了,手一挥说:“不卖了!”收果的人讪笑着,看着眼前这位憨厚的农民说,那你自己卖吧,我还不想收了呢。言下之意:我不收购,你那红提就只有烂在地里。果商以为这样一说,眼前的农民就会服软,没想到陈贵彬却不吃这一套,这一逼,真逼得陈贵彬成了“大事”。

    那时,黄龙溪已成了旅游热点,游客很多,他种植的红提就在柏油路旁。拒绝了低价收购的陈贵彬愁得已两夜没合眼了,睁着红肿的眼,他壮起胆子在路边摆了个小摊子,放上几串红提,没想到,这天他按8元一斤的价格卖了四百多元钱,比收购价高了整整两倍!当天晚上,他兴奋得睡不着,一些点子相继在脑海中涌现。第二天,他找镇政府借了一块黑板,写了“下田自选,每斤十元”字样。出乎意料,这八个字硬是把从路上来来去去的轿车给阻了下来,这天,又比头一天多卖了两百多元钱。第三天是星期六,这八个字扯住了更多过往游人的眼球,让他们的脚步停下,下田挑选自己称心的佳果,那天卖了一千二百多元。接下来的每个周末,都能卖1000元以上。这就是陈贵彬打造的“田间超市”!

    (三)正视困难勇于挑战。

    随着红提销路的打开,另一个问题却迎面而来,由于缺少管理和生产经验,头些年红提产量不高,病虫害重,有些红提是见藤不见果,渐渐的一些农户失去了信心和耐心,甚至个别种植户开始除掉田地里的红提藤苗,更有一家入住永安的红提企业因该品种不适应南方潮湿土壤,日照少,产出过低而经营失败,一走了之。而且当时还有报社发表文章断言“南方不适合种植红提葡萄”。但是不服输的陈贵彬决定跟眼前的困难斗一斗!2003年,在党委政府的指导、帮助下,成立了“永安红提葡萄协会”,由陈贵彬担任会长。他带领会员们经常开展技术经验交流会,让每一户农户分享自己在红提种植各个环节的成功经验。陈贵彬每次都把这些农户所说的一一记录、整理、总结,再到自己田地去实践,如此三番五次,五次三番,这样的“土办法”真的收到了良好成效,渐渐的,之前遇到的产量低、虫害多的问题被逐一解决。

    这样的经历也让陈贵彬领略到“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于是他又组织协会和相关农业院校合作,依托白果村专家大院,邀请专家常年指导红提生产及技术创新。红提种植各种技术难题被相继攻克,当地农户借助协会提供的种苗、避雨棚等技术,又信心百倍地种上了红提。

    (四)与时俱进奋力创新。

    贵彬意识到,只有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事业才能够永葆生机,只要是跟红提产业搭边的新鲜事,他都会及时关注和学习。

    2007年,镇政府鼓励果农建红提长廊。永安政府派人从新疆吐鲁番学习考察回来,给陈贵彬讲述了有关长廊的情况,并给他看了一些图片,他从中受到了启示,就与苏炳中、付加林等协会成员商议,反复研究、实验,不断改进,并发明了“PVC廊架立柱”,还申请了“红提廊架”实用新型专利,并获专利证书。与此同时,陈贵彬利用自己的发明技术建了一个100米长、6米宽、三米多高的长廊,长廊成型后,一下成了市民们争相前往的热门景点,试想一下,炎炎夏日,约上三五好友,坐在凉风习习的葡萄长廊下品茶论道,头上吊着、身边挂着一串串或青或紫的大葡萄,果香四溢,沁人心脾,何其乐哉!

    (五)潜心耕耘功成名就。

    细心的人们会注意到,在陈贵彬的红提园里,有一块地被铁锁锁住,门上一标识牌上写着:试验重地,禁止入内。这便是“蜀葡一号”无核红提品种的试验地。陈贵彬和其他种植户与专家一起,经过了多年艰苦卓绝的探索、实践,于2009年试种成功了获得四川省“自主知识产权”称号的“蜀葡一号”品种,这是至今四川省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品种。

    多年来,他带领协会潜心耕耘,奋发进取,在各类专家的指导帮助下,先后引进了美人指、金手指、红地球、紫地球等100余品种到永安试种试范,大大增加了永安葡萄的种类;创造了葡萄多种避雨栽培模式,结束了南方不宜种植红提葡萄的历史;发明了红提葡萄留树保鲜技术,使红提鲜果上市延期长了两个月;围绕政府举办的红提葡萄节,办起的“田间超市”,提升了永安红提的销量和品牌知名度;培育了10多家葡萄农庄,实现了一、三产业互动。更重要的是,通过科技特派员的“传帮带”,永安红提协会成长了一批技术能手,而陈贵彬就是其中之一,他每年到县外泸州、巴中、广安等地从事葡萄培苗、棚架搭建、技术托管等项目服务,成了远近闻名的“土专家”。

    2009年,陈贵彬再次带领协会会员与省食品发酵专家进行合作,共同研究出了葡萄酒酿制方法,对红提葡萄进行深加工。该年,他酿造的1000公斤红提葡萄酒,其销售总额达10余万元,当地红提葡萄的产业链得以成功延伸。从此,葡萄园成为当地农户家的聚宝盆!永安镇摇身一变,成了“成都的吐鲁番”!近年来,陈贵彬从事的红提葡萄各个项目绩效节节攀升,他受到的嘉奖也接踵而来,先后获得到了市“科技进步重大贡献”奖和县“营销示范户”“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四、结束语

    回顾白果村40年来的发展历程,无不印证着改革开放政策在祖国各领域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仅从农村经济社会变化的角度来看,上了三个台阶:第一,中国农村生产力水平跨上新的台阶,第一产业增加值从1018.4亿元到65468亿元,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2017年,我国粮食总产量稳定在1.2万亿斤以上,比1978年翻一番;第二,中国的农村产业发展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近年来,我国谷物、肉类、花生、茶叶产量稳居世界第一位,油菜籽产量稳居世界第二位,甘蔗产量稳居世界第三位;第三,农民生活水平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5974元,扣除价格因素,比1978年实际增长22.8倍,年均增长8.5%。

    改革开放政策,极大地提高了农村生产力,带来“三农”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面貌焕然一新。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为深化“三农”改革指明了方向,我们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体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进一步抓牢粮食安全保障,进一步加强农村基础建设,不断提高村民在产业发展中的参与度和受益面,彻底解决农村产业和农民就业问题,确保农民群众长期稳定增收、安居乐业,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国梦谱写农村发展的新篇章。    

    参考资料:《双流统计年鉴》

              《双流改革开放经验纪实》

              《永安镇志》             

              《成都双流白果村:速成样板村找到幸福续推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国家统计局成都调查队 管理与维护:成都市经济信息中心

©2001-2018 蜀ICP备05003365号 网站标识码 5101000051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1406 号